自然之谜

  • 易洛魁族式取火器是易洛魁族发明原始取火装置

    易洛魁族式取火器是易洛魁族发明原始取火装置

             易洛魁族式取火器是易洛魁族发明原始取火装置,他是利用转木生热取火的,但又和传统的转木取火不一样,他利用两根绳子缠绕在一根木棍上,木棍做为转轴,转轴中间再加上一个圆形横版加速器,两根绳子的另外一段是连着一根小木棍,小木棍往下一压,绳子就会转动转轴,然后利用惯性让绳索还原,再来回反复,可以快速取火。恩,这也是一个不需要什么前置条件的工具,唯一的条件大概就是安格圆形横版加速器了,马强找到一块薄薄的石头,用钥匙慢慢转出了一个洞,充当这个圆形横版加速器。约莫...

    自然之谜 2020-11-24 53 0
  • 一只鱼悠然的游着小小的脑袋想着要不要去交个配

    一只鱼悠然的游着小小的脑袋想着要不要去交个配

        高岭苍茫低岭翠,幼林明媚母林幽,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山脉,针树林的环境显示这里是寒带地区,一只猛虎漫步在山涧,巡视着自己的领地,不失低声嘶吼警告着四周的一切,一群飞鸟被这嘶吼声惊吓到空中,它们飞向南方,来到一处河流,河水缓缓的流淌,不时有鱼虾在水面上浮现。一只鱼悠然的游着,小小的脑袋想着要不要去交个配,毕竟水温已经可以了,突然,一根木棍破水而入,插到这只鱼的面前,鱼呆了一秒钟,转头就跑,这什么东西,好可怕。       木棍慢慢的拿起,上面只有一些淤泥,木棍不...

    自然之谜 2020-11-24 57 0
  • 打仗最重要的不是要靠蛮力而是要肯动脑筋

    打仗最重要的不是要靠蛮力而是要肯动脑筋

      张全问道:“你受何人所托,要报什么信儿?”邵明说道:“县城里来了很多日本人,他们认为平泰公路上袭击他们的抗日队伍,就隐藏在这一带的山里。”邵明把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全都告诉了张全等人,只是他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说愿意留在山寨当人质,如果所说的情况不属实,任由山寨处置。张全和杜生喜听完了邵明介绍的情况,知道孙永安和赵雪梅的确是无法上山来报信儿,对邵明所说的情况,基本上相信了。张全点头说道:“好,俺们相信你说的话,不过,暂时还要把你们留在山寨里,等到事情过后,再放你们离开。”     ...

    自然之谜 2020-11-23 31 0
  • 东海两万羽林卫在此神秘消失,后来却出现在南宫恂的军队之中

    东海两万羽林卫在此神秘消失,后来却出现在南宫恂的军队之中

      秦重没有说话,静静等待着徐湘的下文。“秦大哥可曾听说过永安镇?”徐湘问道。“就是晆阳往南三十里的那个小镇么?听闻早些时日,东海两万羽林卫在此神秘消失,后来却出现在南宫恂的军队之中,降了随国。东海大殿下亦是在此小镇消失,想必应该是被随国给抓了吧?怎么,殿下是想让秦某去这个小镇,将人给救出来?”“这个小镇的诡异之处我是知晓的,你要去救人,只怕是不太可能。”在来晆阳之前,徐湘是已经做好了功课,让临淄的星火隐卫将小镇的资料给弄清楚。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那两万羽林卫进入这个小...

    自然之谜 2020-11-17 75 0
  • 缩在君岚背后的艾宁探头探脑的,顺便还鄙视了一波前面的狼

    缩在君岚背后的艾宁探头探脑的,顺便还鄙视了一波前面的狼

      君岚警觉的看向四周,这道黑影飞快的闪过,也不知道他们四个人能不能对付。其他三人听到,连忙也四周查看起来。“啊!那边!”艾宁突然指着一个方向大声叫了起来。君岚立马看向那个方向,却见一只灰色的比牛还要高大的……狗?狼?看那尾巴垂下一动不动的样子,是狼!“这东西是狼吧?怎么长的比水牛还高大啊?”缩在君岚背后的艾宁探头探脑的,顺便还鄙视了一波前面的狼。“你之前见过的巨大的鸟也不是正常体型啊!”君岚一把将艾宁的脑袋塞回身后,“与其思考这些有的没的,不如想想我们待会分头跑之后在哪里集合。”君岚的话刚刚说完,那只站在前面一动...

    自然之谜 2020-11-15 86 0
  • 万一过后杨凌或者艾宁姐意外说出我们回去的地点也有重合点

    万一过后杨凌或者艾宁姐意外说出我们回去的地点也有重合点

          【生死之交:君岚--君之】私聊:“小之你别担心,我就说是我们路过的时候无意中进入了一个重合点出去的,他们不会察觉的。”【生死之交:君之--君岚】私聊:“不行!不说重合点的特性我们没有完全弄清楚,就现在知道的一点,万一过后杨凌或者艾宁姐意外说出我们回去的地点也有重合点呢?也许他们不是故意的,但是你还是暴露了!”【生死之交:君之--君岚】私聊:“总之,你绝对不能在有其他人在场的情况下使用重合印记!”【生死之交:君之--君岚】私聊:“不,你以后除了危机情况,都不能使用重合印记!不...

    自然之谜 2020-11-15 91 0
  • 降临到这个世界一旦迷路就很难找到回去的路

    降临到这个世界一旦迷路就很难找到回去的路

      “小岚,我怎么感觉这个地图不太对劲啊?”在这个森林里又转悠了两个小时之后,艾宁有些崩溃的说道。走在最前面,手上拿着一张简易地图的君岚青筋跳动,不满的回头瞪了一眼艾宁:“你不是说这个地图是那只巨大的鸟给你的吗?这地图错了我们怎么找到你要送的地点?”       “话说这么说没错,但是那只鸟给我地图让我找的是送狗粮的地点,又不是找重合点的地点!”艾宁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是你说异世界的方向和蓝星可能是一致的,所以你拿这个地图对照我妈给你的霖雨县地图来找重合点有很大几率能回到蓝星...

    自然之谜 2020-11-15 84 0
  • 偷营劫寨自古是好计就一定料定土匪没有防备

    偷营劫寨自古是好计就一定料定土匪没有防备

      “中啊,你们陈家岗有种!明天供奉加倍!”庄外的土匪居然吓得慢慢退开了去,高声叫嚷着渐渐离去。  “爹,今夜三更,俺带人去鲁庄,肯定能打土匪一个措手不及。”陈龙扶着岗楼,心生一计。  “不中!”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反对,看来陈三爷和老爹是对自己完全没有信心啊。  “偷营劫寨,自古是好计,可你就一定料定土匪没有防备?”陈三爷又开始摇头晃脑,引经据典说起了三国:“当年魏国大将张颌偷营张飞张三爷,却不料大风吹到了中军大旗,让张三爷有了防备,将计就计,假装每日饮酒,却偷偷设下埋伏。张颌中了张三爷的计谋,偷营不成,死伤无数啊…...

    自然之谜 2020-11-14 80 0
  • 兵不厌诈这招叫敲山震虎,真人不露相

    兵不厌诈这招叫敲山震虎,真人不露相

      “俺这枪不管,够不着!”陈老山倒是看得明白,儿子就别着盒子炮呢,咋还让自己用打不远的老猎枪?  “兵不厌诈,三娃这招叫敲山震虎,真人不露相!高!”也不知什么时候陈三爷也跟了上来,这老爷子居然一下就看穿了陈龙的用意:今夜来的只是几个探路的,用老猎枪轰一下,这是不想暴露快枪的实力啊!  “三爷爷,赶紧地下去,小心土匪子的枪弹。”陈龙吓了一跳,这老爷子目前可是庄上的宝,多少事情都靠着他弹压着呢,可不敢出点什么事。  “俺就趴下瞧瞧,值当个啥?”老爷子脖子一梗,“俺年轻时候又不是没见过土匪,一样两个肩膀扛颗脑袋么,就属...

    自然之谜 2020-11-14 83 0
  • 江择一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布桐端着女佣送过来的水

    江择一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布桐端着女佣送过来的水

         “舅舅”小月牙也跟着学。“乖,”江择一抱起小月牙亲了亲,吩咐张妈,“张妈,把孩子抱去玩具房吧。”“哎。”张妈抱着小月牙,带着严争一起离开。“桐桐,过来坐。”江择一拍了拍身旁的位置。布桐端着女佣送过来的水,一边喝一边走上前问道,“怎么了?”“昨晚的事情我都知道了,钱进给我听了录音,我一晚上没睡,是我不好,当初我竟然答应让澈哥陪你出国,差点害了你。”       布桐哭笑不得,“怎么一个个的都跟我道起歉来了,诗爷也跟我道歉来着,这件事情跟你...

    自然之谜 2020-11-08 104 0
  • 窗外霓虹闪烁,繁华的帝都比起白天,要安静了许多

    窗外霓虹闪烁,繁华的帝都比起白天,要安静了许多

          窗外霓虹闪烁,繁华的帝都比起白天,要安静了许多,也更容易让人感觉到孤独。布桐轻抿了一口红酒,没有一丝波澜的目光望着窗外的某个虚空处,良久良久,忽然扯唇一笑,自言自语地开了口,“我真的有那么像你吗?”今天她跟林澈说了许多许多的话,但是基本上她都记不清了,只记得那一句。有那个人的名字的那一句。她反复审视现在的自己,或许真的如林澈所言,她已经变得冷血又无情。       她想了很久,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直到她突然想起曾经看过的一部电影,里面...

    自然之谜 2020-11-08 92 0
  • 男孩被困在自己身体12年,护工疯狂性侵折磨,没人知道他醒着

    男孩被困在自己身体12年,护工疯狂性侵折磨,没人知道他醒着

            医生找不出治病的办法,让你回家乖乖等死。亲耳听见妈妈对你说“我希望你死掉!”手不能动,脚不能动,就这样看着自己被别人性侵。试想一下,如果你遇到了这些事情,会怎么样?绝望,无尽的绝望,而这些经历却都是真实发生在这个名叫马丁皮斯托留斯(Martin Pistorius)的男人身上。图源:jiri Rezac悲剧的第一幕12岁以前,马丁一直是个健康快乐的小男孩,他是家里最大的孩子,喜欢倒弄一切关于电子相关的小玩意儿,妈妈信任他,家里的插座都让他来负责维修。他还有个用...

    自然之谜 2020-11-06 116 0
  • 现在家里也不逼着你们结婚夏夏还主动跟你分手

    现在家里也不逼着你们结婚夏夏还主动跟你分手

            厉知新试探着问道,“温故,夏夏跟你分手,你来借酒浇愁啊?”“不知道。”厉温故捏了捏眉心,“我只是觉得很烦躁。”“那是了呗,那证明你心里并不是没有夏夏的,你跟夏夏在一起这么多年,不可能一点感情没有,你算是块冰,也该被夏夏焐热了。”厉温故心里很乱,“夏夏说,在我心里,她只是给我暖床的,只需要换一个人暖行。”厉知新哈哈大笑,“这话真是夏夏说的?笑死我了,她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哈哈哈哈哈”“你笑什么。”       厉温故蹙眉,不...

    自然之谜 2020-11-05 95 0

文章归档